主页 > L妙生活 >工程师体胖二度中风‧父母悉心照护‧可自理工作 >

工程师体胖二度中风‧父母悉心照护‧可自理工作

2020-07-08来源:L妙生活
点赞:509
工程师体胖二度中风‧父母悉心照护‧可自理工作(雪兰莪‧八打灵再也讯)有谁曾想过,在三十而立之年会遭受中风袭击?在新加坡任职机械工程师的陈文圣,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,因为年轻,他恣意挥霍健康,体重直线冲破100公斤大关,结果两度中风。看到爱儿一夜倒下,母亲哭得心力交瘁,父亲没哭,心却泪如雨下,但是俩老很快就收拾心情,因为他们知道,若要令孩子站起来,自己就不能倒下。1个月治疗进步神速现年34岁的文圣,经过1个多月的密集物理治疗后,身体机能进步神速,如今他不但能自理,还重拾工作能力,5月初正式返回新加坡的工作岗位。所谓“养儿一百岁,长忧九十九”,陈育亮(70岁)及黄金菊(68岁)对于小儿子文圣的重新出发,纵使快乐,但仍掩饰不了牵挂,受访当天坦言一週后会前往新加坡,看看儿子过得好不好,继续散播照护者的正能量。育亮是一名退休化学工程师,与金菊育有两名儿子,自文圣1岁大时,就举家搬迁到新加坡谋生,岂知一住就住了38年。7年前大儿子回流大马成家立业,俩老就决定跟随大儿子及媳妇的脚步,重投大马的怀抱,一家人在雪州万达镇定居下来,唯独文圣一人留在新加坡打拼。爱饮汽水体重过百公斤金菊说,文圣自小就很胖,食量很大,平时爱喝汽水,小学时体重逐年递增10公斤,长大成人后体重最高峰达105公斤。对于孩子如此巨无霸的身形,金菊夫妇不是没有担心过,“劝也劝过,但是孩子大了怎样也听不进去,我们做父母的能做甚幺?我这个做家庭主妇的,就只好煮些健康的饭菜,让孩子吃得健康一点。”育亮提到,文圣中风前,每週都会跑步1个小时,虽然食量大,但也没有乱吃,只是有一个坏习惯,就是爱喝汽水,嗜饮程度狂热到以汽水代替白开水。“即使我不在家里置放汽水,但是只要走到街上,就会看到许多汽水贩卖机,只要投币就买到,所以此举根本无法阻挠他喝汽水。”家族史年轻患糖尿也许体型关係,加上饮食不节,六七年前文圣被验出糖尿病及高血压,过后就靠吃药控制病情。金菊指出,她母亲那边的家人都有糖尿病,她本身也不例外,因此相信与遗传有关。“当然我们不会滥用`遗传’这个字眼,以为患上糖尿病是理所当然。一直以来,我都很照顾饮食,到了五十多岁才需要吃降血糖药,而文圣原本就有这个遗传因子,加上不良饮食及过胖的体形,所以糖尿病提早报到。”她也说,为了监测孩子的血压及血糖,俩老买了血压及血糖测试仪器给文圣,要他每天检查,“直到我们回马那天,文圣的血压及血糖值都处于受控状态。”左侧身体发麻疑中风用药康复,积极减重晚上,文圣在睡梦中乍醒,左手臂及左脚严重发麻。他嚐试不去理会它,继续合上眼睛睡觉,但是两个小时过去了,他还是痛得无法入眠。由于父母及大哥都已迁回大马,他孤立无援,只好致电朋友求助。在朋友的陪同下,他前往新加坡国立大学医院(NUH)急诊部挂诊。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及电脑断层扫描后,医生发现一条连繫左脑的神经肿了起来,因而怀疑他中风。文圣当时感到十份困惑,因为一般上左脑受损,会影响到右侧的身体,但是当时他是左侧身体发麻,逻辑上好像说不过去。“还好我的手脚在用药后,麻痹感获得缓解,情况尚不算严重,因此住院两天后就获准出院。此后,我每3个月都会回院複诊。直至2014年11月,医生宣布我痊癒了。”即使痊癒,他也没有放鬆自己的生活作息。他严格执行减肥计划,常常与朋友结伴到住家附近的公园运动,每次运动两三个小时。此外,他严控自己的饮食,不让自己乱来。不过金菊指出,当时儿子的体重似乎减不多,大概只减两公斤。中风二度叩门肢体失衡无法自理原以为一切已回归平静,岂知这只是在粉饰太平,1个月后,文圣被中风这沉默的杀手摧毁得体无完肤,一世人差点就此栽在它手上。,他如常醒来,正準备要走下床时,才发现双脚步伐不稳,几经辛苦才捱到厕所梳洗。随后他发现自己口齿不清,而恰巧在新加坡度假,向他借宿的哥哥发现他不对劲,于是把他送往医院就医。听到幼儿再次入院的消息,俩老神经开始紧绷,心里有一股不祥的预兆。他们即刻购买机票,但最快也只能买到隔天的班机。在起飞前的那一个晚上,他们如坐针毡,一刻也无法平静下来。金菊忆述,当她和先生抵达新加坡国大医院时,看到儿子坐在轮椅上,因为肢体失去平衡感而无法走路,加上说话只能依依啊啊,无法表达自我,她心痛得眼泪就飙出来了。父母接回大马照料身为一家之主,看到此情此景,育亮不允许自己哭,并强迫自己坚强起来,以让妻儿有个依靠,但是有谁知道,他的心里早已血泪成河。“中风不像其他疾病般,做了手术或治疗后,大概可以知道何时会康复。当时医生对我们说,他也不知道文圣会否康复,因为有许多中风者需要十多二十年才能慢慢好起来。我们听了后,既担心又无力。”金菊一嘴颤动,当初的恐惧仍历历在目。她说,这一次文圣在医院住了10天,医药费达1万新币(约2万6000令吉),还好公司有保险缴付,他们才鬆了一口气。出院时,文圣的语言能力稍为改善,身体方面没有多大问题,只是平衡感欠佳,所以无法稳健走路及捉拿物品,“譬如说,当他拿起水杯想要挪近嘴巴时,握着杯子的右手会不听使唤地移向其他地方,因此吃饭喝水都成了苦差,自理根本不可能。”在考量了经济及照护便利元素后,俩老决定把文圣接回大马,展开了一场马不停蹄的陪诊及照护生涯。贵人指点NASAM复建育亮披露,他们一行人回到大马后,两夫妇陪同文圣一起去找医生,谘询了多间医院的神经内科医生及物理治疗师后,他庆幸获得贵人指点,而找上了马来西亚国家中风协会(NASAM)。对于这个贵人,金菊是满满的感动,“他是一间私人医院复健中心的经理,在了解了儿子的情况后,坦言文圣需要密集的物理治疗,以文圣的情况看来,团队教导似乎更有效。”“这位经理还说,在私人医院做一次复健要120令吉,而且都是一对一的教导方式,当事人在看不到其他病友的情况下,会觉得自己孤立无援,不利于正面的病情进展,因此他建议我们带孩子去NASAM。”就这样,他们叩上了NASAM大门,一週5天陪同文圣到那里做复健,每一次两个小时,一个月费用为三百多令吉。她坦言,刚开始时文圣有点不大愿意,却只能坐着轮椅由俩老推到NASAM上课,而他身在的是病情最严重的班级。“在那里,他看到许多病情比他更严重的病友,例如有些甚至不能动,这让他知道,自己并不是情况最糟的那一个,继而激发他要锻炼好身体。”照护者耐心毅力不可少由于年轻,再加上拼命三郎的精神,文圣在经过一个多月的复健治疗后,就已经可以走路了,说话不再口齿不清。当然在康健过程中,照护者的态度和支持起着决定性的作用。金菊记得,有整整半个月,她每晚都在儿子房间打地铺,儿子半夜起床上厕所,她就得起来扶他,若有甚幺动静,她都会起床查看,没有一夜好眠。中风初期,她还得帮忙儿子洗澡及穿衣服,并喂他吃东西,育亮则负责载送。两夫妇直言,虽然在照顾儿子时,心里承受了极大的压力,但是现在看到儿子重新站起来,顿时觉得过去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,“耐心及毅力,是照顾中风患者最大的考验,少一点都会被扳倒。”马来西亚国家中风协会National Stroke Association of Malaysia(NASAM)Persatuan Angin Ahmar Kebangsaan Malaysia网址

相关阅读

随便看看